月下哥哥

心情就是要如水一般无波无痕,雷打不动

好体位,新动画真是疯狂卖安利!虫绿大法好

下载《第一弹》搜蜘蛛侠看到的~
公主抱,harry好像一直拿女主剧本啊
安利一下,虫绿大爱,不管哪个版本,哈哈哈

当方正黑化以后

2
一对保养得当的中年男女正坐在大厅主坐,各拿着一杯香茶,好不惬意。
舅父已年过40,然而岁月并没有在他的身上留下太多痕迹,他衣着华丽舒适,身体略显富态,显然这些年他的日子过的很富足享受。他轻轻的吹着茶杯里飘着的热气,闻着清雅的茶香,一脸轻松自在。
舅母看着丈夫轻松惬意的脸皱了皱眉,红唇翘起:“老爷,明天就是开窍大典了,方源这个小崽子就算真开出了甲等也就罢了,反正那份家产我可舍不得让出去。”
舅父小酌了一口清茶,脸上多了一丝岁月的缅怀,语气多了分沧桑:“15年这么快就过去了,大哥也去世了12年了,方源方正也长大成人了。”
“你目光长远点,方源真是甲等资质的话,那些家产哪比得上一族之长。”
舅母掩嘴轻笑,一想到将来风光无二,衣食富足的日子,脸上的笑容就和朵花似的:“还是老爷有谋划,在方源刚露出天才之资的时候就牢牢抓在手心,将来还怕他不听我们的。”
舅父皱了皱眉,左手轻轻敲起黄花梨茶几:“就怕出现意外啊!”
“老爷,夫人方源少爷和方正少爷来给您们请安了。”站在门口的沈嬷嬷看着方源方正向大厅走来,谄媚的提醒道,一张麻花脸皱成一团。
“舅父大人,舅母大人。”俩个青涩的少年,一个冷淡一个柔弱,拱手对着主座的二人请安。
舅父古月从头到尾仔细地打量了自己俩个侄子,语气欣慰,充满感慨:“转眼这么大了,记得收养你门那会儿,你们还那么小却失去了双亲,我和你舅母膝下无子把你们俩当亲身儿子养大,现在满15了也是个大人了。”
方源欠身抱拳一礼,神情诚恳,虽然还是面瘫着一张脸,嘴角却带着抹淡淡的笑意:“弟弟和侄儿多亏了舅父舅母大人,把我们养育成人,日后定当像好好孝敬二老。”
方源看了身侧呆愣走神的方正一眼,轻咳一声。
“……我,我也一定会和哥哥一样好好孝敬舅父大人、舅母大人的……”方正低着头,脸色涨红,隐藏在衣袖里的手不禁紧握冒出热汗。
舅父笑着说道:“侄儿也是有心了!”
“是啊,老爷,不枉我们当亲生儿子般养育这么多年……”
一旁的沈嬷嬷谄媚羡慕道:“老爷夫人有福了,虽然不是亲子却甚过亲子孝顺,将来就好好享受天伦之乐儿孙满堂啊!”
舅父舅母和方源谈谈家常,其乐融融,在一旁毫不显眼的方正心里既羡慕又嫉妒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夜,已深,深蓝的天空似一面绫罗绸缎,而天上的明月给它施了一层清幽的的华光,繁星点点为其装饰,而转眼乌云遮月,星辰隐蔽。
入夜的山林冷风凛凛,青翠的茂竹根根挺拔,山中美景被蒙上了一层雨雾,山间偶尔传来的野兽低吼也消然了,好一处朦胧仙境。
古月山寨的一处府邸,几排高脚竹楼淡淡的立在雨中,在一处角落的房间里。
方正正烦躁的抓着自己的头发,在竹床上辗转反侧,又一次翻过身,侧躺在床上,陆续几十次,心里既兴奋又担心:“明天就是开窍大典了,我会是什么样的资质呢?资质可是决定人一生的命运!”少年双眼不禁黯淡起来:“我这么平凡普通,资质定不会很好,而哥哥肯定就不用担心了,哥哥这么的聪明又是公认的天才,就算不是甲等也肯定是乙等啊。”
方正长叹了口气,这样想着心里越发烦躁起来,心情说不出的酸涩。披上单衣走出房门,夜已深,清风携着细雨不能吹散少年心中的坎坷压抑,离他不远处的房间透过窗户还能看到烛光,在这样的雨夜下分外显眼,那是他哥哥古月方源住的地方。
“哥哥怎么这么不小心,这大半夜的不关窗户会着凉的。”方正
这样想着给着自己找了一个理由,心里越发想去看看哥哥,哥哥会和他一样睡不着吗,会为了未来而激动纠结吗:“我还是去帮哥哥关上窗子吧,明天可是开窍大典啊,这么重要的时候生病可就不好了。”
方源住处离方正不远,俩分钟就走到了,方正看着面前关着的房门,他知道哥哥没有锁门的习惯,他只要转动把手就可以进入屋子,但还是犹豫了一会儿,轻轻推开了门。
昏暗的烛光照出少年瘦削的身材,他一动不动的站在窗户旁,目光似乎望着窗外的朦胧雨景,背影看着有些孤独冷寂,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,方正觉得方源好像变了一些,熟悉的背影使他烦躁的心也莫名的安定起来。
方源耳尖动了动,听到细微的脚步声和开门的声音,敏锐的转过身子,看向走近他的方正,望着那张与他极为相似的陌生而又熟悉的脸,心中微微一叹。
“哥哥,你怎么站在窗边淋雨。”可能是因为刚才看到哥哥孤独的背影,方正的声音不禁放柔起来。
方源眉头轻挑,脸上的复杂转瞬即收,冷漠着一张脸:“是你啊,我的孪生弟弟。”
方正咬了咬唇,眼神习惯性的飘忽到脚尖,本来是习以为常的冷漠,心里却划过一丝失落:“刚才看到哥哥的窗户没关,外面又下着雨,我本来想悄悄进来关上。哥哥要是不小心着凉了,我和舅父舅母都会很担心的。明天就是开窍大典了,这么晚了,哥哥还是早些睡吧。”
方源回想着前世种种不免觉得有些好笑,淡淡的的看了自己的弟弟一眼,出声道:“我知道了,你退下吧。”
方正被这平淡无常的一眼看着全身发毛,心悸不已,这双眸子中好像影藏着他本能恐惧的东西,就好像他赤裸的躺在冰天雪地上,他全身上下每一处器官,极力遮掩的心思想法,好像都被哥哥方源看了个透,如同稚子孩童般全无半点秘密。这样的眸子让他想立马逃离这个地方,而身体却像灌了铅一样僵硬原地。
“怎么了?” 方源皱了皱眉,看着呆愣原地的弟弟,出声问道。
方正本能的快速摇了摇头:“没,没什么,那我先回去了,明天见,哥哥。”不再多言,转身离去,走时还不忘带拢房门。
留下原地一脸冷漠,心中复杂无比的方源。
站了好一会儿,方源才合衣躺在竹床上,闭目思索许久才缓缓睡去。

蛊真人当方正黑化以后【方正x方源】

1
一位青涩的少年站立在山丘上,冷着脸眺望远方。南疆群山万里,重峦叠嶂。众山青翠挺拔,朦胧于雾中。清晨的阳光透不过那层雾,众山隐藏在那似深似浅的山雾中,安详而立。山雾弥漫,水汽打湿了少年细碎的黑发,青涩的脸庞展现着别样的光彩,他喃喃道: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。我何时才能达到睥睨众生的境界……”
“哥哥。”山峦下隐藏着一张与少年极度相似的脸庞,却给人截然不同之感。庞大的影子把少年整个的身子笼罩住,将他吞噬的一干二净。童年的阴影像个无形的巨石死死压在少年心头。他仰望着那个凛然于山峰之巅不凡人,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喊出声来,停留了一会儿,转身离去。
方正低着头,无言的看着脚下目光不知飘忽到哪里,听着族人络绎不绝的声音,无比熟悉的话语。
“看,那是天才方源的弟弟,叫方什么来着。”
“难道就是那个作过许多惊才绝艳诗词的天才。他的弟弟看上去很平凡啊,就不知道天才会是什么样子。”
“明日就是我族的一年一度的开窍大典了,我族已经有三年没有出现甲等天才了,而方源最次也会是个乙等,不过以方源的天资乙等的可能性不大。”
族人看着方正在一旁窃窃私语道,眼神时不时的打量着方正。说是窃窃私语,实际上声音一点也不小,一字不漏的传入方正耳中。
他是方源的弟弟,天才的弟弟。每个见到他的人都会这么说。头在这些话语中深深埋在入胸膛,眼神习惯性的停留在脚尖,向舅父舅母家走去,脚速却加快了几分。
方正刚走进后厅,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,透着青春的活力:“是少爷回来了吗?”一位16岁穿着侍女服的少女看着方正的面容,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,过了一会儿,才发现来人到底是谁后,失望却是没有半点掩饰。
方正不自在的瞟了沈翠一眼,心里不禁划过一丝恼怒,随即又被潮水般的自卑所掩盖,无精打采的应了一声:“恩。”
沈翠眼珠一转,把失落收起,展开一个温柔羞涩的笑:“方正少爷刚才夫人吩咐了,等您和少爷到家就一起去正厅,夫人和老爷正在大厅。不过少爷现在还没有来,您就先喝杯水歇息一下。等少爷来了再去。”说着笑咪咪的拿起桌上倒好的水,递给方正,虽然沈翠生的一般,不过手到还漂亮,十指青葱,白皙柔嫩透露出青春的活力,似乎不经意碰触到方正的手掌又闪电般缩起。
少女不敢看他,香腮微红,方正感觉像是被猫儿轻挠了心窝般,心情微荡,接过水杯小酌了一口:“资质也好,亲情也好,女色也好,都是哥哥的,全都是我却从不曾有过。”满脑子都是嫉恨和不甘的想法,这微不可闻的心动压根不能在少年心中引起一点在意。山泉水甘甜清凉,尝起来索然无味。
沈翠红唇嘟起,眼神止不住的往外瞟,嘴里娇嗔道:“少爷,怎么还没有回来啊,往日这个时候早该到了才对……”
方正眼前浮现出今早的画面,一位黑衣的少年静静伫立于山之巅,面目平静冷淡。如此美好的画面,静美如画。本该让人心平气和的画面,却如一把烈火点在他心头,熊熊燃烧,烈焰峥峥。
“明明是和自己一样的脸,为什么哥哥有着钻石般的才情,而我却像个山脚随处可见的石子。哥哥,我明明是你的亲弟弟,有着同样的脸,流着相同的血,为什么如同沙石的我会如此的没用!为什么!”
他心中恨命运的不公,嫉妒哥哥不世的天资,更是对自身没用的恼怒……总总复杂,都抵不过沈翠一句“少爷,你回来了!”
方源面无表情的走进后厅,刚踏入一半门槛就听到沈翠的声音,望了她一眼点了点头,随后把目光转向方正:“弟弟。”
“哥哥……”方正连忙站起身,目光飘忽,不自在的转向脚尖,咬了咬唇道:“哥哥,舅父大人说了等哥哥回来我们就一起去大厅,他有事情和我们说。”
“那就走吧。”方源点了点头,也不迟疑,转身去往大厅。在方正愣神间,方源已渐行远去。
“……啊?哥哥等等我!”方正就呆愣的这么看着自己的亲生哥哥,沈翠一声疑惑的问候叫醒了他,惊呼出声连忙追赶远去的方源。